产品分类
新闻中心

多元化冲动下鞋企如何避开胡福林式悲剧

  哪些老板可能会“逃路”,如何稳定这些企业,帮助它们渡过难关?如今已成为温州市政府最重要的工作。一位当地官员对记者表示,根据近期的摸底调研,多家“跑路”企业的一个共同特征是,盲目多元化扩张和相互担保,而那些专注于主业的传统劳动密集型鞋企,受到信贷紧缩的影响也相对较小。
  
  当天下午,在温州龙湾工业区,箱包公司老板郭明(化名),一直在望着窗外的雨发愣。他做了十多年的工厂,如今一直亏本经营。固守不变,企业只能苟延残喘,但如果像其它企业一样扩张,他会不会成为下一个“跑路”的胡福林?
  
  胡福林的跑路与归来,刺激着许多像郭明一样的温州商人。
  
  继续亏本经营?
  
  这是郭明做老板的第18个年头,40岁的他,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苍老。最近,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,面对记者,郭明点燃一支香烟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。
  
  郭明的工厂坐落在龙湾工业区,拥有自己独立的厂房,旗下员工130人,生产的箱包远销至欧洲各国。
  
  “2004年至2005年,是最赚钱的时候,但现在,经营环境越来越差了。”郭明称,2008年遭遇了金融危机,因为公司业务主要是做外贸,遭遇了一些挫折,但“只是销路不好,毛利率也有5%左右”。
  
  “现在的经营环境,比2008年还要差!”郭明说,公司的人工成本由之前的每人每月1800元左右上涨至2500元,而材料成本、用电成本都大幅度提高,致使毛利率降至3%以下。“现在,我们每年的销售额还有几千万,但利润已经从几百万降低至百万,再降至几十万,到现在,基本是亏本经营。”
  
  这样的经营状况,早已让郭明对公司的主业心生动摇。而与他同时起步的老板,很多已经进入房地产、新能源等高利润产业,还有更多的朋友进入到担保、高利贷等领域。
  
  “曾经也有朋友让我将公司里的钱参股担保公司,放高利贷。”郭明直言,当时这对他来说确实是很大的诱惑,毕竟“很多朋友确实因为放高利贷赚到了钱”,但最终,考虑到过大的风险,他还是放弃了。
  
  但坚守主业,却让他越来越失望。“虽然订单已经排到年末,但企业在亏本”,而且,“这么多工人要吃饭,做了这么多年的企业,也不能因为暂时的困难就关掉企业”。
  
  虽然,郭明称,如果工厂转手,也会有人接手,不过,“卖完公司,我做什么呢?”郭明坦言,他确实一度认为自己“很多时候过于保守,才导致固守在这个低利润的劳动密集型产业”。
  
  “固守本业,难以发展;盲目扩张,可能破产。”郭明仍在进与退之间踌躇。
  
  胡福林式悲剧
  
  郭明的困扰,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或许也曾遭遇。
  
  与胡福林相交20年的眼镜商陈女士表示,胡福林的失败之处在于“盲目扩张”。16岁开始就在父亲店里打工的胡福林,如今已经在眼镜的研发、生产、连锁销售等各个环节完成了全产业链布局。
  
  不过,眼镜行业极低的毛利率,促使了胡福林的多元化。继进军地产业后,2008年,信泰集团又大举进入光伏新能源产业,并先后投资组建了浙江中硅新能源公司、温州中硅科技公司等多家光伏企业,“投资数亿元”。
  
  “胡福林战线拉得太长,多元化扩张的步伐太快,这是其遭遇困境的根源。”陈女士称,信泰遭遇了信贷紧缩时,“许多项目投资至一半,胡福林只得借高利贷”。一位知情者向本报记者透露,当时,银行抽离的资金达到6000万,并最终导致信泰资金链破裂,“这是压垮胡福林的最后一根稻草”。
  
  如今,跑路的胡福林已经归来,温州政商两界也在积极推动信泰重组。不过,更多的“跑路者”,或许不会像胡福林那么幸运。
  
  此前跑路的巨邦鞋业总经理王和霞就是一例。在7月27日消失后,她就再也没有出现。据龙湾区鞋业行业协会披露,王和霞出走的原因是,“涉足一家非法担保公司”,由于担保公司老板出逃,王也被迫失踪。
  
  据当地一位鞋企老板介绍,王和霞涉足的担保公司,其实就是几个人凑钱放“高利贷”。普遍的做法是,自己出一部分资金,然后以一分半到两分的利息从民间融资,然后以三四分甚至更高的高利息借给他人,从中牟利。据称,王和霞此次失踪,涉及金额五六千万元,而像王和霞一样的“老板”,在温州永强一带就有上百个。
  
  “多元化”冲动
  
  温州当地一位官员对记者表示,“跑路”企业家一般有两类,一些像胡福林一样,盲目扩张导致企业资金链断裂,陷入困境。还有一类,就是像王和霞一样放高利贷的。
  
  “温州一部分企业确实遭遇挫折,但不能说整个温州经济崩盘了。”温州经济开发区一位官员对记者称,该开发区目前只有两三家企业老板跑路,不是“重灾区”。“所有的公司都要接受考验,那些落后的公司当然会被淘汰,但其它公司会崛起。”他还举例称,“人本轴承、正康实业等公司专注主业,不断进行产业升级,就发展得很快”。
  
  正康实业董事长黄建聪,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这家主营“不锈钢带、不锈钢管材、管件”的企业,1999年成立时资产仅700万元,如今资产规模已达2亿。“2004年,公司开始专注产业升级,只有向有前景、有科技含量的产品转化,未来才会有竞争力”。
  
  “10年前,我们用1吨钢材生产钢带,可以赚4000元,而现在只能赚400元。如果不研发,生产有技术含量的产品,公司早就运营不下去了。”黄建聪称,之前,朋友曾多次拉他进入房地产、担保等行业,但他认为“做实业还是要专注”。
  
  不过,随后,黄建聪却出人意料地谈起,从2006年开始,他就一直在关注新能源LED产业。
  
  “经过长时间的考察我发现,LED的市场前景很不错。如果项目方案审批下来,我们打算投资3亿到该领域。”黄建聪称,为了分担风险,他会引入合作伙伴,自己持股比例在40%至50%,投资金额在1.5亿左右。而不足的资金,他表示会从银行贷款。
  
  “我不会成为下一个胡福林。”当记者提及“多元化风险”,黄建聪信心十足地说,只有倒掉的企业,没有倒掉的行业。而仅仅两天前,主营LED产品的深圳均多立公司董事长毛国钧举家外逃,并由此引发了“LED倒闭潮是否将出现”的热议。
  
返回上页